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杜知航 > 美国报业危机:为拯救《芝加哥论坛报》,地产大佬与对冲基金展开收购战

美国报业危机:为拯救《芝加哥论坛报》,地产大佬与对冲基金展开收购战

上个世纪还可以“安富乐道”的美国地方报人,如今还存在吗?2019年圣诞节,从芝加哥美术馆的窗户往外眺望,《芝加哥论坛报》当时的办公地Prudential Plaza灯火通明。而今,由于交不上房租,论坛报已经在3个月前搬离Prudential Plaza。(图/杜知航)

作者:杜知航,财新国际新闻记者

2016年我在哥伦比亚大学交换的时候,上过新闻学院一门《新闻与公共社会》的课。第一节课人员爆满,注册人数超过了40名的上限。结果一堂课下来,40个人走了30个。

这门课的教授Michael Schudson年近70,说话比较缓慢,开篇就讲百年前的美国新闻历史,劝退了许多对新闻抱有“激情”的学生。

在这仅剩10个学生的课堂上,Schudson带我们重温了美国报业的灿烂时代,让我们同许多老记者对话,包括80年代《纽约时报》报道同性恋权益运动的先驱Sam Freedman,以及电影《聚焦》的原型、90年代揭露宗教丑闻的《波士顿环球报》调查记者Walter RobinsonSacha Pfeiffer

Schudson寂寞地说,我们需要新闻,新闻让社会变得更好。其实在2016年,美国报业已经深陷低谷,“记者”连续三年被CareerCast 评为前景最差的职业,在网络和社交媒体崛起的背景下,报社利润整体大滑坡,到处都是“新闻已死”的喊声。

高质量的、专业的新闻对社会进步如此重要,但为什么新闻业还会衰退?对于这个悖论,Schudson当时也无法好好解答。

5年过去了,美国新闻业似乎还没死,《纽约时报》等全国性大报通过数字订阅获得了新生。然而,美国地方报社的日子依旧难过——新冠疫情后的经济衰退,让本已负债累累的地方报业举步维艰。

20211月,久负盛誉的《芝加哥论坛报》传出将被臭名昭著的对冲基金Alden Global Capital收购,一同被收购的还将有《巴尔的摩太阳报》等多个美国地方大报,这些报纸面临着大面积裁员、地皮被卖、业务被外包的命运。

另一边,同情《芝加哥论坛报》的马里兰州酒店业富豪Stewart Bainum正联合另两位富豪,开出比Alden Global Capital更高的价格,为“夺回”美国地方新闻业的一角展开斗争。

“新闻很重要,但新闻业还是在衰退”的悖论似乎又回来了。对冲基金和有同情心的富豪,谁会是最终赢家?上个世纪还可以“安富乐道”的美国地方报人,如今还存在吗?城市政治的看门狗(watchdog)们,应该怎样存活?

论坛出版集团争夺战

20211月,经历了金融危机、数字转型、和新冠疫情等危机,《芝加哥论坛报》背后的报团——论坛出版集团(Tribune Publishing)在负债累累之后再次面临衰落危机。论坛出版集团最大的股东Alden Global Capital开价6.35亿美元收购整个报团,这包括论坛报在内的8家地方报纸。

Alden Global Capital在美国新闻界劣迹斑斑,被指善于收购濒临破产的报纸,并通过变卖的方式“榨干”其资产,将其摧毁。例如,该对冲基金在收购《丹佛邮报》等报纸后大幅裁员,并被指挪用数百万新闻业务的利润,到完全不相关的业务上。

收购消息放出后,《芝加哥论坛报》人心惶惶,两位论坛报记者在119日于《纽约时报》发声,称收购之后只会留下论坛报的“鬼影”,而监督芝加哥腐败政客的任务,也将被大大削弱。

《芝加哥论坛报》记者们努力发声的同时,也开始奋力寻找其他买家,帮助报纸逃离对冲基金的魔掌。马里兰州酒店富豪Stewart Bainum开始进入公众视野,314日,他表示同情地方新闻业遭遇,将参与论坛出版集团收购的竞标。

Stewart Bainum最先只打算购买论坛出版集团下属的《巴尔的摩太阳报》,将其扶持稳定之后,交给非营利组织经营。在Alden Global Capital抬价后,Stewart Bainum决定收购整个报团。

然而Alden Global Capital的收购程序仍在推进。216日,论坛出版集团表示,已接受Alden Global Capital的收购意向。323日,论坛出版集团董事会达成协议,同意Alden Global Capital的收购,如果酒店大佬Stewart Bainum不能给出更高的价格,那么论坛报等就归Alden Global Capital拥有了。

单凭酒店大佬Stewart Bainum一人之力,很难凑够6.35亿美元抗衡对冲基金,而Alden Global Capital是论坛出版社最大股东,在其董事会7人中占有3个名额,“自己收购自己”似乎是轻而易举之事。

在众人叹息无力回天之时,酒店大佬阵营出现新曙光。326日,医疗器械大佬Hansjörg Wyss宣布加入Stewart Bainum阵营,资助其收购计划。三天后,另一位大佬加入,论坛出版集团以前的股东之一——Mason Slaine愿注资1亿美元,提高收购价。

据《纽约时报》介绍,加入大佬阵营的Hansjörg Wyss年轻时就是记者,在美国留学时还为瑞士的地方报纸供稿,报道美国体育新闻。Wyss仍抱着新闻情怀,又恰好读到论坛报记者的呼吁文,他表示,如果是他来经营《芝加哥论坛报》,该报纸会重新繁荣。

44日,Stewart Bainum等人开出6.8亿美元(高出Alden Global Capital 4500万美元的价格),要求收购论坛出版集团。

目前,论坛出版集团董事会尚未投票表决,Alden Global Capital也尚未开出更高价格。《芝加哥论坛报》的最终命运仍在迷雾之中。

困难缠身的美国报业

全球金融危机以来,论坛出版集团便命运多舛,几经易手。据《芝加哥论坛报》梳理的时间线200812月,由于广告收入大跌、资金短缺,论坛出版集团的前身论坛公司申请破产。该公司历时四年重组,于201212月新建董事会。

上世纪末的繁盛时期,《芝加哥论坛报》曾设有11个海外记者站,而驻外记者的数量常常代表了一个报纸的实力。不过,到了2010年,《芝加哥论坛报》的驻外记者已经被裁得一个也不剩,靠着《洛杉矶时报》提供的国际新闻过活。

《芝加哥论坛报》还差点被对手收购,20164月,论坛出版集团的劲敌之一——《今日美国》背后的甘乃特报团(Gannett)曾出资8.15亿美元欲收购论坛出版集团,但交易未达成。

新冠疫情暴发后,论坛出版集团又一次陷入危机。20204月,该集团宣布从5月到7月,每月暂时解雇部分员工一周。20211月,《芝加哥论坛报》宣布撤出办公地、市中心地段的Prudential Plaza,搬回“自由中心”印刷发行大厦。由于没偿清租金,论坛报被Prudential Plaza一纸诉状告上法庭。《芝加哥论坛报》估计,2020年该报收入下降了24%2021年将再下降10%

《芝加哥论坛报》的遭遇只是美国地方报业的缩影。2000年以来,随着互联网的崛起,美国传统新闻业不再是人们唯一的消息来源,报业广告收入也被分流到其他媒介。

美国报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皮尤研究中心(Pew Research)的一项数据显示,从2004年到2018年,美国新闻工作岗位减少了近一半。地方媒体日子尤为难过,根据北卡罗莱纳大学媒体与新闻学院的研究,自2004年以来,已有2100多家美国地方报纸消失。

新冠疫情的暴发,对一直走下坡路的美国报业打出致命一击。据《纽约时报》20205月底的统计,新冠疫情初期,美国新闻媒体便已有3.7万名员工下岗、休假或减薪。

进入2021年,记者们的厄运仍在继续,体量较大的媒体也不能幸免。211日,彭博社解雇近百名员工。39日,《赫芬顿邮报》被BuzzFeed新闻网收购不到几周,其47名员工被解雇。

远望芝加哥市中心,《论坛报》的原办公地Prudential Plaza掩映在秀丽的建筑群之中。(图/杜知航)

悖论的最新解答

美国报业、特别是地方报纸的衰落似乎已成定局,这是否意味着新闻业真的不重要了?上完《新闻和公共社会》的5年后,我再次找到教授Micheal Schudson寻求答案。

74岁的Schudson还在哥大新闻学院教同一门课。过去几年他又出了几本书,其中一本名叫《为什么新闻很重要》。

对于部分地方报纸的消亡,Schudson表现出释然的态度,他说许多地方小报其实就是‘地方上的小道消息’,是让人“感觉良好”的新闻("feel good" journalism),并不是调查性新闻或“问责性新闻”(accountability journalism),不是让人们了解更广泛世界的新闻。

Schudson说,大部分的小报从来没有派出过州议会记者,更不用说驻外记者了,这些报纸本来工作也不太勤恳。“小报没了,人们会有所损失,但在报道的意义上损失不大。”

然而,《芝加哥论坛报》的量级已然超过了一般小报,它是伊利诺伊州最大的报纸,1847年创刊以来,已经获得了27次普利策奖。

“芝加哥是美国第三大城市。《论坛报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是发行量最高的报纸,”Schudson说,“它2019年的发行量是238,000份,与《波士顿环球报》、《明尼阿波利斯明星论坛报》和《华盛顿邮报》持平。这决不是一个小报。”

“如果把它卖给对冲基金,对芝加哥和伊利诺斯州将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。对冲基金做报社老板的历史很糟糕。他们削减成本,裁员,他们对报纸所能提供的公共服务一点兴趣也没有。”

论坛报的最终命运尚未敲定。记者们悲伤地描绘,如果被对冲基金收购,《芝加哥论坛报》将只剩一个鬼影,“再也无法执行其重要的看门狗使命。伊利诺伊州最脆弱的人民将失去一个强大的守护者,腐败的政客将更自由地剥削和掠夺,这个牧场大都市将失去团结和支持其公民的共同论坛。”

新闻业出现危机,但新闻仍然重要。Schudson在《为什么新闻很重要》中说,人们需要新闻,因为新闻可以让大家彼此关心,把一个社区、城市、国家的人们联系起来。新闻同时让人们理解时事,让我们和这个社会同步。最后,新闻针砭时弊,对那些想要贪污腐败的人说:“我们看着你呐!”

过去一百年,新闻载体一直在变化,从纸张到电视,从电报到网络,但在一次次蜕变后,新闻业依旧存活。只要这个社会仍然需要新闻,新闻业就应该继续存在。不过,在媒介迅速更新换代的当下,紧跟媒介的步伐不断改革,将继续是美国报业的重要任务。

但愿这学期Schudson的《新闻与公共生活》课会有更多学生留下听讲吧。

(我的好友赵至江对本文亦有贡献)



推荐 11